当前位置:首页 >> M88体育官网

M88体育官网

俄罗斯的电子战能力对乌克兰战场的影响

时间:2022-07-16 07:45:56
 

  俄罗斯的电子战能力对乌克兰战场的影响近日,美国知名军事媒体《战区》发布了一篇名为《喜忧参半:俄罗斯电子战能力对乌克兰战场的影响》的文章。文章以俄乌冲突时间轴为线,详细阐述了俄军电子战部队在冲突各个阶段中的优势与不足,并对该兵种在未来冲突阶段中所发挥的战场作用进行了分析预测。摄星智能现将全文翻译,以供参考学习。

  莫斯科时间2022年2月24日早上6时左右,十几个俄罗斯集团军开始对乌克兰进行军事行动,这是旷日持久的俄乌冲突的一次重大升级。俄罗斯陆军的电子战(EW)资产与步兵、装甲和大炮一起部署。电子战在俄罗斯武装部队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尤其是在陆军中。

  在苏联和俄罗斯军队一直流传着一句格言:“消减三分之一,瘫痪三分之一,最后三分之一就会崩溃。”陆军在俄罗斯西部、南部、中部和东部的每个军区都部署了一个独立的电子战旅。有消息称,俄陆军的每个战术机动编队都有一个电子战连。超过30个电子战连可搭配陆军的摩托化的步兵旅(师)和坦克旅(师)。

  电子战是俄罗斯陆军反制敌方指挥与控制(C2)以及情报、监视和侦察(ISR)能力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指挥与控制(C2)依靠无线电和卫星通信(SATCOM),打破这些联系,敌人就不能分发命令和收集态势报告。陆军电子战还瞄准敌方的陆基、海基和机载雷达。雷达在探测和跟踪目标方面发挥着关键的情报、监视和侦察(ISR)作用。干扰雷达,就可以让它变得毫无用处,使敌人无法获得情报、监视和侦察(ISR)数据。俄罗斯电子战还瞄准了敌对的全球导航卫星系统(GNSS)信号。干扰GNSS可以使敌人失去通过美国全球定位系统(GPS)等卫星星座传输的位置、导航和定时信息的能力。

  军方使用的民用目标也是俄罗斯电子战系统的干扰目标。其中包括民用手机网络和传统电信。战时的网络可能被阻塞或用作向部队或平民手机发送虚假或消极短信的渠道。显然俄罗斯陆军的电子战能力对其更广泛地开展信息战至关重要。电子战干扰信号也可能附带网络攻击。干扰信号可以传递恶意代码,而不是用干扰来轰炸无线电或雷达。它可以通过敌方无线电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收信号并感染网络,从而进入敌对的指挥与控制(C2)网络。

  俄罗斯陆军电子战连预计将在前线英里)的范围内提供战术电子战能力。与此同时,电子战旅提供的战区级别覆盖,范围可达数百公里。后者可以广泛部署,以帮助可能不需要全旅电子战能力的小型作战行动。似乎大多数俄罗斯陆军电子战系统都是为静止状态下使用而设计的。因此,俄罗斯的电子战理论似乎依赖于提供电子战覆盖的“气泡”,在这种“气泡”下,机动部队就可以开战行动。

  俄罗斯军队显然十分认同“电磁优势和霸权”(E2S)的原则。这一原则专注于在电磁频谱中维持自己的机动自由,以最初减少对手的机动自由,从而获得优势。电磁优势反过来又是电磁霸权的先决条件。也就是说敌人不再能够有意地干涉自己对电磁频谱的使用。

  对北约来说,2022年的俄乌冲突是一个重要的机会,让他们了解十年来俄罗斯军队电子战现代化的成果。这次冲突并不是俄罗斯陆军电子战部队自2008年启动“新面貌”国防改革以来的第一次出动。这些改革注入了大量投资,以遏制冷战结束以来俄罗斯武装力量的衰落。电子战正是这一现代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乌克兰早在2014年俄罗斯首次对乌克兰军事行动时就领略到了俄军的电子战能力,当时俄军对乌军影响巨大。从冲突一开始,电子战就被大量使用。乌克兰消息人士认为,当时俄罗斯的电子战行动旨在在特定地区进行,利用干扰来制造混乱,以确保“电磁优势和霸权”(E2S)的安全。

  俄罗斯陆军部队最初使用电子战攻击战区内的乌克兰军事通信设施,切断了他们与乌军司令部的联系。这得益于俄罗斯特种部队切断了乌克兰的传统电信。俄罗斯军队部署的一个有名的电子战系统是RB-341V Leer-3,它使用无人机(UAV)干扰蜂窝网络。它在干扰乌军和平民使用的手机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有消息称,RB-341V是用来向乌军部队发送虚假和消极的短信,并跟踪他们的行动。后者的信息也被转化为俄罗斯炮兵的目标。

  俄罗斯陆军使用RB-341V Leer-3电子战系统在2014年俄乌冲突期间获得了诸多战果。该图车辆是Leer-3系统的保障车辆之一

  甚至有说法称,RB-341V可能会将恶意软件加载到乌克兰军队基于安卓系统(Android)的火炮控制系统中。俄军的干扰也在反制乌军袭击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无人机时发挥了作用。这些无人机的任务是监测停火协议的执行情况。俄罗斯陆军电子战部队在乌克兰的其他任务,包括攻击乌克兰军事通信和射频(RF)激活的军械引信。俄罗斯电子战部队行动敏捷,经常改变位置以避免报复性火力。简而言之,在俄罗斯最初进军乌克兰的过程中,俄罗斯陆军电子战部队证明了自己是一支强大的军种。

  在现阶段冲突中,对俄罗斯军队在最近一次对乌克兰进行军事行动期间的电子战使用进行明确的分析充满了不确定性。可获得的信息并不完整。这很可能使一些分析带有偏见,不可能逐个核实。尽管如此,仍然可以借助于开源情报对此进行大致的分析,可供参考。

  从2月24日冲突开始到4月7日俄罗斯从基辅撤军的第一阶段结束,俄军使用了电子战。正如在对第一阶段战争的分析中所指出的,电子战部队被大量使用来支持开始阶段。最初,电子战部队协助俄罗斯对抗乌克兰空军的综合防空系统。这包括干扰乌克兰的雷达和无线电通信,以支持俄罗斯在基辅西北约6英里处的霍斯特尔机场的空中行动。为了运送部队和装备,帮助俄罗斯向基辅推进,占领机场是当务之急。虽然俄罗斯军队确实占领了该机场,但随着战争的战略重点从基辅转移到乌克兰东部,驻扎在该机场的部队在3月下旬撤离。

  有消息称,俄罗斯空降部队似乎在袭击发生前几天就开始使用明码(未加密)无线电讨论占领机场的计划。这些情报显然对乌克兰军队很有价值。这突显了俄罗斯军队在整个战争期间缺乏“电磁辐射控制”(EMCON),这可能是俄罗斯军队在本次冲突中第一次重大的电子战失败。

  据《小型战争杂志》的一篇名为“基辅战役的不为人知的故事”文章称:“在基辅战役开始时,它就十分凶猛和有效。”俄罗斯的电子战是有效的,特别是针对乌克兰的军事通信,虽然像跑腿者和派遣骑手这样的老式方法又开始出现,但这些都是在战争前夕就可以预料到的战术。同样,乌克兰军队在战争前的训练中强调,俄罗斯陆军的电子战将十分有效,乌军部队将不得不在一个竞争激烈的电磁频谱环境中作战。俄军在试图干扰乌克兰军队的通信时,也遭受了电子战的“友军火力”。这可能是俄军缺乏“电磁辐射控制”(EMCON)的另一个原因。与此同时,俄罗斯的干扰行动也受到了乌克兰军队所使用美国提供的“单信道地空无线电系统”(SINCGARS)无线电的阻碍。“单信道地空无线电系统”(SINCGARS)无线电对俄罗斯的干扰有明显的抵抗力。

  在冲突的第一阶段,俄罗斯的电子战行动并不局限于乌克兰陆军和乌克兰空军的雷达和无线电通信。俄罗斯陆军部署了如R-330Zh Zitel这样能够攻击全球导航卫星系统(GNSS)信号的电子战系统,为军事行动提供支持。3月4日,射频数据分析公司“鹰眼360”披露了它在乌克兰记录的GNSS干扰。该公司从2021年11月以来,就开始记录亲俄武装控制的乌克兰东部部分地区对GNSS的干扰。

  对全球导航卫星系统(GNSS)的干扰一直持续到2022年2月,之后鹰眼360公司检测到来自乌克兰与白俄罗斯边界的进一步干扰。该公司还记录了战争开始时,全球导航卫星系统(GNSS)在乌克兰北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附近受到的干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在入侵的第一天就被俄罗斯控制。虽然全球导航卫星系统(GNSS)的干扰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但它似乎只针对局部,并没有在乌全国范围内造成更大规模的停电。乌军在部署TB2 Bayraktar这样的无人机时也相对容易,这表明俄军对GNSS的干扰可能是杂乱无章的。大多数无人机依靠GNSS进行导航。俄罗斯的GNSS干扰也有可能无法影响加密军用级别的“M-Code” GPS信号。

  鹰眼360公司在俄乌冲突开始后不久制作了一张地图,显示了GNSS干扰的区域

  在手机覆盖方面也观察到了类似的干扰趋势。在2014年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期间,俄罗斯陆军的RB-314 Leer-3系统被证实在干扰和利用手机网络方面特别有效。在冲突的第一阶段,乌克兰似乎就经历了局部的蜂窝网络干扰。有社交媒体发帖称,手机的干扰多集中在顿巴斯和克里米亚地区。但由于几个原因,其他乌克兰地区的手机网络可能基本上没有受到影响。首先,俄罗斯军队可能会依赖这些网络进行通信。俄罗斯加密的ERA蜂窝网络的部署被认为是失败的。这可能是因为俄罗斯军队对乌克兰手机网络的部分地区进行了物理打击。其次,Leer-3可能有效地干扰了当地的手机网络,但俄军可能缺乏足够的此类系统来对乌克兰的全国蜂窝网络覆盖进行大范围干扰。

  乌克兰方面的卫星通信(SATCOM)也受到了攻击,尽管主要是通过网络攻击,而不是俄罗斯军队的电子战攻击。事实上,从乌克兰向世界各地的媒体定期直播的新闻表明,乌方的卫星通信似乎基本上没有受到影响。

  俄罗斯陆军的R-330Zh Zhitel电子战系统由行动部队与电子战连协同部署。这种多用途的电子战系统可以攻击包括卫星通信信号在内的一系列目标

  几个俄罗斯陆军电子战系统可能有能力攻击卫星通信(SATCOM)信号,包括Leer-3、Zhitel和RP-377L/LA Lorandit,这也仅是目前已知的三个系统。然而,俄军似乎转而对乌克兰的卫星通信进行了网络攻击。私营的卫星通信公司Viasat透露,冲突开始时,其Ka-SAT网络经历了一次网络攻击。该公司表示,这影响了乌克兰和欧洲各地的用户。外界认为,此次袭击的目标是乌克兰军方利用Ka-SAT网络。同样,SpaceX公司的“星链”(Starlink)卫星通信终端也成为俄罗斯网络攻击的目标。SpaceX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命令分配数千个“星链”终端,以为乌克兰各地提供宽带卫星通信覆盖,(这在当时也造成了轰动)。在这两种情况下,这些网络攻击都通过软件修复相对较快地得到了改善。

  现在看来,俄罗斯陆军的电子战作战似乎仅限于冲突刚开始时的第一阶段,也并不像最初设想的那样坚决和广泛。对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现在无法给出明确的理由。乌克兰军队似乎也从2014年的入侵中吸取了宝贵的教训。它减少了对电磁频谱的依赖,并明白这一频谱很可能将收到压制。而且还必须提出一个问题,即俄罗斯陆军电子战装备在多大程度上才能与其作战目的相匹配?早在2014年,在俄罗斯第一次对乌克兰进行军事行动后,俄军电子战就被证明对乌克兰军队有效。然而,现如今的俄军可能根本没有能力对抗乌克兰军队在其间几年大幅提高的应对能力。此外,后勤问题可能也阻碍了损坏或无法使用的俄罗斯陆军电子战系统的部件更换。或许是俄罗斯陆军电子战人员的培训不足以应对该国目前所处的此类冲突。

  俄罗斯陆军电子战指的指挥与控制(C2)系统是否符合其作战目的?也许不是。俄罗斯《军事思想》杂志5月初发表的一篇文章强调了这种担忧:“目前,电子战部队的指挥与控制系统不能完全满足电子战部队和整个军队的实际需要。这些电子战指挥与控制系统有‘许多系统和技术上的缺陷’。”此外还有分析指出,在俄军向基辅推进的过程中,道路拥堵阻碍了电子战部队的前移,以支援其他机动部队。

  俄乌冲突爆发不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国防部官员就表示:“我们不认为俄罗斯人已经充分利用了他们的电子战能力,目前还不清楚原因。”在这场战争的新阶段,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吗?初步评估暗示,俄罗斯军队已经升级了电子战的强度。《华盛顿邮报》在6月初发表的一篇报道就警告称,最近侦测到乌克兰东部地区的电子战行动频次和强度有明显提高。特别令人担忧的是,这可能会对乌军的无人机行动产生影响。加拿大无人机公司Volatus AerSpace在5月下旬的一份新闻稿中表示,俄罗斯的干扰正在对小型无人机产生负面影响。这可能是因为这些飞机没有加密的无线电或全球导航卫星系统(GNSS)链接,使它们无法免受电子战攻击。与此同时,美联社6月初发表的一份报告警告称,俄罗斯的干扰活动激增。其原因可归咎于俄军采用了更短、更安全的补给线,可使军队能将电子战部队部署至离行动更近的地方。

  随着这场冲突进入新的阶段,很难说会对乌克兰军队产生什么影响。如果俄罗斯最终占领并维持在乌克兰的“电磁优势和霸权”(E2S),这对乌克兰而言将是一个重大挫折。虽然这不太可能单方面促成俄罗斯的彻底胜利,但很难看出乌克兰军队将如何挑战俄罗斯的军事行动,除非他们拥有能够反制俄罗斯军队现有频谱的手段。

  而对于北约及其盟国而言,绝不能误读这场战斗。俄罗斯军队的电子战在战争的第一阶段可能表现得不尽人意,但随着冲突进入一个新的维度,这种情况随时可能改变。北约及其盟国或乌克兰都不能自满。

Copyright © 2002-2022 M88体育官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ICP备********号-1